1. <pre id="srl94"></pre><table id="srl94"><strike id="srl94"></strike></table>
    2. <pre id="srl94"></pre>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降碳不是減少生產能力,更不是打亂供求秩序(降碳大家談)

      文章來源: 劉世錦 《 中國能源報 》( 2021年09月27日 第 19 版)   發布時間: 2021-10-22 11:35:46   點擊次數: 0

      我國提出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后,在國內外產生很大影響,這既是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應該對國際社會承擔的責任,更體現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的內在要求。這個轉型并不是別人讓我們轉,而是我們自己必須要轉。分步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將會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廣泛深刻和長遠影響,將帶來產業結構的重大調整,提供一個重大的技術創新和投資機遇,一場配套的制度變革和創新,一次生活方式、生產方式、發展理念、發展方式的系統性重大變革。

      在落實降碳目標過程中,有三個問題值得重點關注。

      第一,降碳不能單打一,應該從我國現階段國情出發,堅持降碳、減污、增綠、增長四位一體協同推進。我國目前仍是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有重要區別。發達國家已經過了工業化高峰期,已實現碳達峰,污染問題也基本解決,經濟進入成熟區。但中國不一樣,我們除了碳的問題外,環境污染、生態破壞問題依然突出。更重要的是,我們有必要,也有潛力繼續保持較快的經濟增長。

      但這種情況并不會影響我國降碳目標的實現。碳減排和常規污染物的減排具有同源性,同樣的污染物,既排碳也排常規污染物。降碳治污、協同治理實際是用積極性較高的治污來帶動積極性相對較低的降碳,利用同源性把這兩件事同時推進。同時,生態修復、植樹造林可以增加碳匯,中和碳排放。更重要的是,綠色增長,特別是發展綠色技術,大力促進高生產率、低排放或者零排放、低成本的綠色技術的創新和推廣,既能促進經濟增長,也有利于減污降碳增綠。

      第二,降碳不能搞“運動式”。近期中央財經委會議指出不能搞運動式減碳,但調研發現,一些地方領導反映最近減排壓力很大,甚至影響到了短期的經濟增長,有些地方為完成減排指標拉閘限電,雖只是個別情況,卻反映了一種傾向?,F階段推動減排主要用行政性手段由上而下層層分解任務目標,這一辦法的優點是短期內行動比較快,也可能取得成效,但問題是指標分配是否合理,還有搭便車實施成本較高,平衡性較差等問題。

      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關鍵是用綠色技術替代傳統技術,要減少碳排放,而不是減少生產能力,不是降低增長速度,更不是在不具備綠色技術的情況下人為打亂正常的供求秩序。在這個過程中,一定要遵循綠色轉型規律和市場規律,否則很可能好事不一定能辦好。綠色轉型應該“新的不來,舊的不去”,這就是最近中央財經委會議中特別強調的先立后破,我們要把著眼點放到形成新的綠色供給能力上,在確保產業供給安全的前提下實現平穩轉化。

      第三,降碳不能指標錯位。近期有一個有爭議,即用能耗總量和強度雙控的指標實現雙碳目標是否合理有效。調研發現,目前不少地方為了實現降碳目標,將能耗雙控作為抓手。國家提出能耗雙控的指標是為了鼓勵節能,提高能效,限制過度用能,以盡可能少的能源消耗支持經濟社會持續發展。但對于實現降碳目標,這其中還有兩個問題需要討論。

      第一個問題是節能并不等同于降碳,同樣的能源消耗既可以是高碳的也可以是低碳甚至零碳的,我們的目標是在保證必要能源供應的前提下通過調整能源結構,用低碳或者零碳能源替代高碳能源,逐步降低碳含量。目前我國人均收入水平剛過1萬美元,根據規劃,到2035年我國要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人均收入水平(按現價美元算約3萬—4萬美元),這就意味著我們還有相當大的增長空間,包括人均能耗,特別是人均電耗。所以,如果能源消費總量控制不當,制約了應有的經濟增長速度,同樣不符合發展的初衷。

      另外一個問題是撇開碳排放和常規污染物排放等問題,能耗總量和強度控制究竟該用行政性辦法還是用市場化辦法來處理更合適?能耗雙控指標實際是一個成本控制的問題,包括能源在內的投入品到底如何用、用多少,只有作為當事人的企業才有可能講清楚、做出正確決策,政府在宏觀層面很難把握準。比如,近年來光伏發電成本已相當低,如果某個企業用這類綠電生產一種高技術含量附加價值的產品,即便能耗高一點,但因為產生的效益更好,算總賬還是合算的。

      因此,建議加快創造條件,用碳排放的雙控指標(碳排放總量和強度控制指標)替代能耗的雙控指標(能耗總量和強度雙控),以更好地服務于實現降碳目標。當然,能耗雙控指標還可以作為經濟轉型的一個評價分析指標。

      下一步,要推動兩個創新。一個是技術創新,另一個是制度創新。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從根本上要靠綠色技術驅動,這些綠色技術應該是高技術含量和高生產率的,少排放或者零排放的,與傳統產業相比有相當強的競爭力、成本低的。同時,首先要推廣那些已經成熟、應用以后能夠產生明顯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技術,同時要加快形成激勵綠色技術創新推廣的體制機制和政策環境。下一步綠色技術的重點應是做加法和乘法,如低碳和零碳的新技術研發和產業化。有研究認為這將帶來百萬億元級的投資,但如果不做綠色發展是不可能有這個增長空間的。

      制度創新方面,必須要體制轉型,形成由市場起決定性作用的微觀基礎。其中的一項基礎性工作就是建立碳賬戶和綠色責任賬戶,首先要推動碳核算和生態核算,因為核算是綠色轉型的基礎,無論是行政性辦法還是市場化辦法,前提是把賬算清楚,而且要有一套科學的核算方法。實現碳排放的雙控指標之所以有難度,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缺少一個必要的核算基礎。

      (作者系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本文摘編自其在2021中國國際金融年度論壇上的發言)


      久久人妻av中文系列

      1. <pre id="srl94"></pre><table id="srl94"><strike id="srl94"></strike></table>
      2. <pre id="srl94"></pre>